今天是:
经验总结
扶贫项目
更多>>
扶贫开发,牵动四两拨千斤

扶贫开发,牵动四两拨千斤

 

闲来翻书,看到一本毛笔体的《打手歌》,全文如下:“拥捋挤按须认真,上下相随人难进;任他巨力来打我,牵动四两拨千斤;引进落空合即出,沾连黏随不丢顶。”这里,我无意也无力论道太极,只是想到扶贫也需要四两拨千斤。

毋庸置疑,国家的扶贫专项资金在不断增加,只是数字虽大除以1亿,也就大不到哪去了。很多人知道,我国最新扶贫标准划定的贫困人口数是1.25亿。

因为钱少,所以有的地方整村推进是“抓了重点就搞不出亮点,搞了亮点就抓不了重点”;有的地方扶贫搬迁或搬不出,或住不稳,或住得了难致富;有的将扶贫特惠 性政策变为普惠性,“把穷人的钱塞到了富人的兜里”,使国家有限的扶贫资金效益发挥没有最大化。此类现象的共同点就是资金使用乏力。

因为乏力,于是会出现一些现象——

比如“想说爱你不容易”。有些扶贫项目很诱人,但配套资金很吓人,穷得勉强解决温饱,如何拿得出几十万或数百万的配套资金。

比如“通村公路不通车”。有些已被列入农村公路建设成绩单的通车公路,你实地一看准茫然,那路面狭窄而崎岖,仅仅是一辆农用三轮车能勉强通过,大一点的车则“此路不通”。当地干部说,没钱修路只能降低标准,能过三轮车也就算通车了。

贵州一位县扶贫办主任讲了个“故事”:上级安排农户种花椒树,农民不愿种,可胳膊又拧不过大腿便出“奇招”。有的农民栽好树后再将树苗拔起来一点,树苗不久 就死了;有的农民可能不懂“拔苗助长”,却会玩“生化技术”,栽下树苗后在根部倒上一些盐水,树苗不久也死了。“种下的树这么多这么快就死,树苗质量有问 题。”有农民于是找政府扯皮。

前些日子,我和一位管扶贫工作的副县长闲聊。副县长说,国家的扶贫资金像现在这样每个贫困县都给一点不科学,若能集中十个县的扶贫资金给一个县,三五年解决 一个,那三五十年就把十个县都解决了。像现在这样撒胡椒面,都拖得不死不活,不如集中一个突破一个。我想,这位副县长倒也是超常规思维,只是没像国家扶贫 决策者那样站在全局看问题。试想,三五年解决一个县,那最后轮到的特困县的穷人不惨啦,几十年得不到国家资金、项目惠及,这代穷人乃至他们的二代将何去何 从?国家拿出大量扶贫资金,就是因为有穷人,就是希望每一个穷人都得到实惠,岂会无视一代穷人的生存问题?

中华民族本就是一个崇尚智慧的民族,顺势借力的“四两拨千斤”技巧,在扶贫开发工作中并不少见。

看看陕北的旬邑县。这个县地处偏僻财力弱,但历届县委一届一届瞄准重点、整合资源,新农村建设吸引全国很多地方的人去参观考察。去过的人说,人家根本不用专 门准备,到处都能作参观的现场。这个县的产业就主抓苹果,全县14个乡镇,人均一亩多地,全部种苹果。如今,旬邑苹果畅销全国30多个省市和港澳市场,还 漂洋过海到多个国家。

再说说两个县。乳源,地处粤北石灰岩山区,是广东省贫困面最大的县之一,现在有6435户贫困户人均纯收入达到2500元以上,占贫困户的92%;嵩 县,10年前在河南省108个县综合实力排名多次倒数第一,现在成为全省经济发展速度快、效益好的十强县。无论是虽在粤北深山但多少受改革前沿地带先进理 念熏陶的乳源,还是身居中西部腹地的嵩县、旬邑,都懂得整合资源破解资金难题,都善于放大资金实现最大效益。

    看来,关键不在于有多少钱而在于用多少力,特别是会不会顺势借力。(作者:林鄂平)